央廣網北京8月20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老賴,指的是欠了別人錢遲遲不還的人。法律意義上的“老賴”,一般是指在民商領域中的債務人,擁有償還到期債務的能力卻依舊不償還債務。對於“老賴”,一般的債主通常也沒有辦法、只能自認倒霉。
  然而,從今年7月1號開始,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新規,被納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庫的“老賴”將被禁止乘坐飛機,也沒有辦法購買列車軟卧、動車一等座以上座位。截至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已公佈近21萬名失信被執行人。
  儘管公佈的“老賴”人數不少,但因此受到的影響似乎不大。根據記者調查,對老賴的懲戒新規實行一個多月,“老賴”們仍能正常地買火車軟卧、住高檔酒店、坐飛機出行。這到底是為什麼?
  高某,欠賬600多萬,因法院判決後拒不履行被納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識別與攔截系統”。記者試著以他的信息通過12306鐵路訂票系統訂一張合肥開往北京的商務座,結果顯示訂票成功。
  “從合肥到北京南的商務座一張,訂票成功,請記錄……”
  隨後,記者又用一名欠賬883萬元的江姓老賴的信息訂購飛機票,當記者報出老賴身份證號碼後,合肥新橋機場售票處、國航售票處以及合肥市長江路上一家機票代售點工作人員稱,無法購票。可當記者用同樣的信息在合肥市濉溪路某機票代售點購買飛機票時,工作人員卻表示可以出票。
  工作人員:頭等艙是有的,8點半可以嗎?
  記者:是哪個航空航空公司?
  工作人員:東航。
  記者:現在確定可以訂是吧?
  工作人員:對,我訂上了。
  除此之外,記者調查發現,讓旅行社代買機票只需要提供相關身份證件,如果沒有身份證,護照、軍官證、港澳通行證也可以使用。而老賴如果用除了身份證之外的其他證件購買機票,也存在買到機票的可能。
  記者:現在老賴用身份證是沒法買到機票的,那他們拿護照到你們旅行社代辦,是不是也可能存在也能買到機票的情況呢?
  浙江桐鄉大眾旅行社經理陸紅燕::是的,除非公安已經全部公告了,系統裡邊開不了。
  記者:現在你們也不能確定他們是不是老賴的身份?
  陸紅燕:對。
  自7月1號起,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庫就與中國民用航空局、中國鐵路總公司的機票訂座系統聯網,政策實施一個多月了,合肥新橋機場僅攔截了七八名“老賴”。
  合肥市新橋國際機場工作人員方明陽:全國各個代理點很多,訂座系統和法院連接還沒有全覆蓋,只有6000多個實現聯網,還有很多沒有實現聯網,那就可以買到票。
  浙江蕭山人民法院工作人員也表示,由於目前民航系統覆蓋面有限,他們不能在售票源頭攔截老賴,最後都是機場公安在乘客信息當中查到老賴的信息,再通知法院的執行庭。
  法院工作人員:他們查到跟我們說,然後我們去抓,但那個時候已經是票買好了,或者是飛回來的,不是說他去買票的時候就攔截到的。
  “老賴”們購買機票、火車票如履平地,他們在賓館等高檔場所消費也是輕而易舉。記者以一位“老賴”的身份信息在青島一家五星級酒店預訂房間,工作人員表示沒有問題:
  酒店工作人員:這個是對他個人的限制吧,酒店沒有這種限制,只要是他能接受(價格),沒問題,能夠訂。
  採訪中記者瞭解到,由於這項工作牽涉工商、公安、鐵路、民航等多個部門,推進起來需要一定的時間,這才讓“老賴”有機可乘。青島市中級法院執行局一位法官表示,限制“老賴”高消費行為需要各部門共同合作
  法官:因為這塊現在太多,它為生意不能主動地幫著法院來進行履行。現在光憑法院一己之力做不到(限制),我們公佈名單是主動的,但是從限制來說我們是被動的。需要全社會建立徵信體系,各個單位、各個部門都來履行才能做到。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胡曉輝表示,今年7月17號,安徽省直和中央駐皖共20家單位聯合簽署了《安徽省“構建誠信、懲戒失信”合作備忘錄》,到今年10月底,安徽省高院將在安徽省法院執行案件信息數據庫中建立失信被執行人黑名單信息數據庫,並將數據推送給合作單位,添補漏洞,懲戒“老賴”。
  胡曉輝:省高院準備單獨建立一個失信被執行人數據庫,有了之後跟省民航建設專線,把我們省的推送給省民航局,漏洞不斷縮小,最後封閉起來,確實要有個過程。
  胡曉輝表示,在執行過程中,最大的難處就是被執行人難找,目前,他們正和公安部門積極協調,建立查詢專線,讓“老賴”無處可藏。
  胡曉輝:跟公安建立查詢專線,需要瞭解查詢老賴下落的,包括其他下落不明的被執行人,我們可以通過公安系統進行查詢。  (原標題:最高法“限制令”執行難 多地“老賴”高消費無障礙)
創作者介紹

台灣美食

bi03biuzj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