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羊城晚報記者 楊輝
  圖/實習生 吳梓鴻 羊城晚報記者 湯銘明
  廣州西部水源地有巴江河、流溪河等河涌,此前一直是廣州主城區的飲用水源頭,由於水質污染難達標,亞運會前廣州主城區放棄西部水源,遠赴西江取水,西部水源退身為備用水源,僅白雲北部地區、花都幾十萬居民繼續在西部水源地取水。
  可是,記者數次在廣州西部水源地採訪看到:夾雜濃烈化學品氣味的紅河直排水廠取水口附近,污染多年解決不了;規模巨大的成片規模養殖場遍佈水源地,多年無法取締。
  紅色廢水匯入流溪河
  “灌溉渠的水受到污染已經多年,村民投訴過,電視臺來曝光過幾次,污染就是解決不了。”廣州郊區的鐘落潭鎮湴湖村一位老阿婆邊用紅色廢水澆菜,邊告訴記者。
  “這是毒水,早就不能用。”湴湖衛生所後面給果園打藥的農民說。
  從化和白雲交界湴湖村,是流溪河畔的一個古村落。元末明初,朱熹的後人因戰亂遷居於此。流溪河湴湖段附近聚集了5個大型水廠。根據2011年7月廣州環保局公佈的《廣州市飲用水源保護區規劃》,流溪河湴湖段是從化太平鎮水廠、九佛水廠二級保護區、花都骨幹水廠東部、石角水廠的準保護區,區內還有白雲北部最大水廠穗雲水廠。
  隨著村集體經濟發展,村裡的一些印染企業使用灌溉渠排放污水,村民說已經持續十多年。2013年6月,廣東電視臺記者張小文在湴湖排污渠匯入流溪河河口處拍攝到有紅色廢水直排。
  今年8月,羊城晚報記者再次到湴湖看到,灌溉渠源頭翻草湖路附近有暗紅色的污水排入水渠,污水中有濃烈的化學藥品味道。由於長年累月有大量印染廢水排入,從灌溉渠源頭綿延至流溪河匯入口近8公里偌大的水道毫無生機,甚至連在污水環境中最愛生長的水花生,在這個河道依然生存不了,河道一片死寂。紅色污水沿著排污渠最終匯入流溪河,進入廣州備用水源地。
  距離湴湖村不遠,竹料水廠再往下游在人和鎮高增大街和人漢路交界處的綠道旁,一條近5米多寬的河涌從村子里流出匯入流溪河,河水是黑色的,水面還漂浮大量塑料飯盒、飲料瓶、果殼等垃圾。當地居民介紹這條河涌二十多年來,一直是這樣子。
  由於原水中氨氮、化學需氧量等指標超標,繼而導致自來水中氨氮污染超標,石角、東部、穗雲水廠一直受到廣州市水務局的通報。目前湴湖附近的竹料、鐘落潭等水廠處理工藝跟不上,今年相繼關閉,白雲區穗雲、花都區的石角、東部水廠則通過生物預處理改造來使水質達標。花都的東部、石角水廠生物預處理工藝改造總投資7000多萬元,採用“懸浮填料生物接觸氧化池”工藝,工程於2012年12月25日前完成。
  穗雲水廠相關負責人公開表示:“生物預處理並不是萬能,當原水氨氮含量高於4毫克/升時,什麼先進的工藝都使不上勁了,呼籲社會各界仍然要持續關註和重視水源保護。”
  水源地遍佈養殖業
  天馬河、新街河是花都重要的河涌,屬白坭水系,均匯入花都居民的水源地巴江河,隨後在鴉崗匯入廣州西部水源地。天馬河、新街河兩岸規模養殖企業存在超過十年,一直取締困難,未經處理的養殖廢水常年排放,已經使得天馬河污染嚴重,長期水質重度污染。而按照廣州市環保部門的要求,天馬河水質必須是Ⅱ類優質水。
  羊城晚報記者探訪花都水源地多條河涌發現,目前當地規模養殖業發展勢頭有增無減。在新街河的支流鐵山河香草世界河段,水已成墨綠色,記者沿著河邊蜿蜒曲折小路,隨便就可到達一個大型養殖場,主要養殖鴨鵝,養殖場中河水烏黑,散髮濃烈的臭味。而養殖場連簡單污水處理設施也沒有。平時廢水都在水塘中,一旦到了豐水期,下大雨,水塘中的污染物就匯入河涌匯入廣州的水源地中。
  市環保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天馬河、新街河等河主要污染源來自沿河的規模化養殖。除了沿岸隨便可見的大型養殖場外,不少養殖企業深藏在兩岸樹林、農田裡。取締難處在於剛剛派鉤機去拆掉養殖場,馬上養殖戶又搭建起場子繼續養殖。
  聲音
  奶業協會副會長:污染存在多年舉報一直無效
  廣東省奶業協會副會長王丁棉也對流溪河水源地水污染很心痛,他經常到白雲區馬洞村奶牛場抽樣調查,他發現當地的電鍍企業規模越來越大,三支煙囪常常冒黑煙,周邊的草全部被黑煙熏死。更為嚴重的是,電鍍廠污染嚴重的廢水直接流入了山溝水渠,影響到奶牛場的養殖。當地村民介紹,水最終匯入了流溪河。企業污染存在多年,群眾舉報卻一直沒有解決。
  “聽聞此電鍍廠有當地村、鎮領導做後臺,故十多年來沒人敢動它。污染多年,沒有責任追究,最起碼是當地環保部門監管不力和失職。”王丁棉向羊城晚報記者表示。記者到現場採訪,受污染影響的村民說這些企業都是當地熟人辦的,抬頭不見低頭見,關係弄僵了不好處理,污染實在太過分就去說兩句。
  針對白雲區突出的水污染,白雲區環保局表示,將對湴湖衛生所旁灌溉渠進行查處。不過截至記者發稿,並未接到相關部門的查處反饋。同時,羊城晚報記者也多次撥打白雲區環保局分管領導的電話,就水源地污染多年為何環保部門不查處,對此,環保局領導一直拒接電話。
  回應
  環保部門解釋為何取締污染難: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
  “老百姓常問,污染企業危害那麼大,你們環保局怎麼不關掉,環保部麽根本沒有權力去關停。”廣東省環保廳相關負責人解釋為何取締污染難,關停污染企業只能是上級環保部門找地方的政府一把手:市長書記約談,或者找縣長書記。
  省環保廳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中國的環保,面臨的局面是違法成本低,守法的反而成本高。這種局面在GDP掛帥地方領導考核體制下,短期難以改變。一些地方政府為了GDP,常常包庇縱容轄區內納稅大戶企業偷排掙錢,而地方環保部門只能配合做好掩蓋。
  “最重要的,還是強化公眾教育,從源頭上控制住污染。這些污染,不是環保局要去抓人,而是法律規定的,要企業遵守維護好環境。”廣州是環境監察支隊有負責人說,讓環保部門高興的是從2015年1月1日開始,環保部門擁有臨時查封污染企業的權力。
  怪象
  污水處理廠長年排“黑水”
  隨著廣州西部水源地城市開發強度變大,樓盤紛紛建立,沿河污水處理廠如竹料、太平、新華等污水處理廠紛紛建立起來。2013年10月12日國家環保部通報,新華污水處理廠二期工程懸浮物超標排放、二期工程趕在廣州亞運會前投入使用,一直未完成竣工環保驗收,廣州市環保局多次責令該廠辦理環保竣工驗收手續。2014年6月3日廣東省環保廳公佈新華污水處理廠為環保警示黃牌企業。環保部今年6月5日公佈消息,如該廠逾期不能履行決定,將督促廣州市依法啟動司法程序。
  從天馬河自行車驛站大堤向南約50米處看到,即可看到污水處理廠的排水口向天馬河排放顏色如同“墨汁”的水,長年不斷,而一旦到了下雨天之後,原本黃綠色的天馬河水體很明顯看到一條“黑龍”不斷在天馬河涌動,流入下游巴江河。
  花都區環保局稱,天馬河自行車驛站下游的排水口確實是新華污水處理廠的,也是附近唯一的一個排水口,但群眾看到的“黑色廢水,實際是視覺誤差造成的”。
  新華污水處理廠負責人胡穎表示,自新華污水處理廠2008年建成投產以來,唯一齣水口——天馬河排污管排放的水,經常會造成這樣的視覺誤差,不僅附近的居民不理解,甚至水務部門、環保部門首次檢查時,同樣誤認為是黑色的污水。“看到是黑的,但是用桶打水上來看,是清的。為什麼會造成這種現象,我也解釋不清楚。”胡穎表示。
  至於污水處理廠投產4年,環保竣工驗收手續卻一直遲遲不辦,胡穎表示,新華污水處理廠是廣州市迎亞運的一項重要工程,之所以被環保部等單位督辦,是因為該項目在招標時是按照出水標準一級B標準招標的,但是在後期補辦環評手續時,環評報告最終批覆下來是出水標準一級A。提升污水出水標準“可能是因為該廠的污水處理能力大,大量的污水對下游的壓力太大,因此環保部門提高了標準”。
  “污水已經進廠了,不能不處理就排出去,我們只能運行了。”胡穎說,廠里正在申請環保部門竣工驗收。
  楊輝  (原標題:明知有污染何故取締難?)
創作者介紹

台灣美食

bi03biuzj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